幸运快三开户_幸运快三网址_幸运快三官网


打開
    手機金融界
    打開APP 幸运快三投注 登錄

    幸运快三投注 > 幸运快三开户 > 正文

    民營體檢三巨頭15年商戰史

    2019-06-03 13:46:12

    中國企業家雜誌 李秀芝

    如同公牛闖進瓷器店,阿里入局了中國民營體檢行業。作為往日的行業三巨頭,美年大健康、愛康國賓、慈銘體檢之間,曾經摩擦頻繁,商戰不斷。它們的創始人,俞熔、張黎剛和韓小紅,風雲際會,共同陪這個行業走過了15年。 如今,風流雲散去,但往事並不如煙。

    時隔四年,愛康國賓的私有化終於完成,而中國民營體檢行業的一個時代,也隨之落幕了。

    2019年1月,愛康集團(Nasdaq: KANG,即愛康國賓,為避免歧義,以下均稱為愛康國賓)宣布完成私有化,買方團由雲鋒基金聯手阿里巴巴集團,以及博裕資本、蘇寧易購,再加上愛康國賓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CEO)張黎剛和副董事長何伯權組成,私有化的價格為20.60美元/ADS(即41.20美元/普通股),共計15億美元。

    據澎湃新聞報道,交易完成後,在該公司的股權結構中,張黎剛與何伯權的間接持股總和為24%,阿里系(雲鋒基金和阿里巴巴集團)的間接持股比例已接近60%。按照這個股權架構,張黎剛很有可能會進一步失去公司的控制權。

    「私有化從發起到最後完成,這中間經歷過很多的事,很多都是沒有預料到的。」張黎剛說。

    在這段一波三折的故事中,最大的變量來自愛康國賓的最大競爭對手——美年大健康。作為中國民營體檢行業的規模第一,美年大健康曾試圖吞併位於第二名的愛康國賓,而後遭遇了反吞併之戰。

    張黎剛和美年大健康董事長俞熔是行業里公開的對手,雙方的糾葛早在上述私有化之前就已經產生,逐漸形成了兩個陣營。而作為曾經的行業第三名,慈銘體檢創始人韓小紅選擇成為俞熔的盟友,並將慈銘委身於美年大健康。即便到了今天,張黎剛再提起這段往事,也不能做到完全的心平氣和。

    俞熔、張黎剛、韓小紅,是中國民營體檢行業的三大領軍人物。在過去的15年裡,他們伴隨着這個行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直至數百億元規模。

    在過去一個月里,《中國企業家》分別專訪了俞熔、張黎剛和韓小紅,通過他們的講述,我們還原了中國民營體檢行業的發展史,他們風雲際會,雖有兵戎相向之時,卻也相生相伴,共同展現了中國民營經濟蓬勃旺盛的生命力。

     封面 | 民营体检三巨头15年商战史

    2004年,對於中國民營體檢行業來說,是非同尋常的一年。正是在這一年,俞熔、張黎剛、韓小紅,三個背景各異的創業者,都將腳踏進了醫療圈。這一年,他們互不相識,誰也不知道自己將成為中國民營體檢行業里舉足輕重的人物。

    讓我們就從韓小紅說起吧。

    2004年9月,胡波和韓小紅夫婦將旗下4家慈濟體檢門診部進行整合,組建了體檢管理公司北京慈濟。同年,北京慈濟完成了來自鼎暉投資的3500萬元人民幣首輪融資。

    2002年初,前北京301醫藥腫瘤內科醫師韓小紅決定辭職下海,幫助丈夫胡波經營慈濟門診。來源:受訪者

    在那之前的兩年,Heidelberg(海德堡)大學醫學博士韓小紅回到301醫院上班。但她無法繼續在這裏安心工作,心被丈夫胡波創建的慈濟門診牽絆着。慈濟門診最初的定位和韓小紅的專業相關,即癌症治療。這家門診當時虧損嚴重。用韓小紅的話來說,「請了很多專家名醫,卻沒有病人」。

    胡波本想請韓小紅到慈濟門診作為專家出診。韓小紅見診所門庭冷落,認為「必須把它的品牌影響力打出來,或者用一種方式把更多的人吸引到這個門診來」。那時,韓小紅便決定從301醫院出來,幫助丈夫經營這家門診。

    韓小紅告訴《中國企業家》,在醫院腫瘤科的經歷,讓她看到了早診斷早治療的重要性。她和丈夫商量后,將慈濟的定位從癌症治療改成了體檢。

    轉型之後的慈濟門診,終於找到了適合的發展道路。2007年初,因與台灣慈濟同名,有關政府部門希望韓以維護兩岸關係為重,將慈濟改名。為了「銘記」那段過去,韓小紅將慈濟改為了「慈銘」,並進行了集團化資源整合,形成慈銘集團,在全國各地已有子公司和連鎖機構20餘家,號稱是當時中國最大的健康體檢連鎖機構。

    讓我們再次回到2004年,就在胡波和韓小紅夫婦的體檢事業漸入佳境時,同在北京的張黎剛才剛剛進入醫療圈。

    2004年2月,北京酒仙橋藍濤中心,一家叫愛康網的公司誕生了。其創始人張黎剛一出場就「自帶光環」,他身兼哈佛、哥倫比亞、復旦大學三校的學術背景,是搜狐的創業元老,亦是在線旅行服務提供商藝龍網的創始人。

    1998年,在張朝陽的邀請下,27歲的張黎剛放棄攻讀哈佛醫學博士,回國加入搜狐。進入搜狐一年間,他是上升得最快的員工。就在張朝陽提議晉陞他為搜狐副總裁時,他拒絕並離職了,說「我不做英雄的陪襯,我要擁有自己的公司」。

    1999年,張黎剛創辦藝龍並出任CEO。僅用不到5年,藝龍便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但張黎剛卻在藝龍上市的前一年退出了。他後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在藝龍「看到了人性醜惡的地方,即為了利益可以放棄道德準則」。

    離開藝龍的張黎剛,很快再次創業。最初的愛康網只是定位於醫療行業的藝龍,還沒有清晰的商業模式。

    在經歷了向高凈值人群賣服務卡(打包體檢、牙科、保險等)、為醫院做CRM系統、為各大城市做預約挂號平台等一系列探索后,愛康網摸索出了商業模式:面向企業提供一站式員工體檢外包服務,包括協調企業的員工去線下體檢機構體檢,分析員工的體檢報告等。

    愛康網很快就獲得了GE、英特爾、百度、搜狐、寶潔等知名公司級客戶,但它也遇到了落單難題:

    張黎剛記得當時的情況,如果將訂單落到公立醫院體檢科,公司基本沒錢賺,甚至還要倒貼,因為公立醫院體檢科鮮少打折。在當時的民營體檢機構中,相比慈濟,國賓定位偏中高端、單價高,給到愛康的利潤空間小。因此,愛康的訂單主要走像慈濟這種渠道。

    慈濟的一些基層銷售人員為了業績,曾私下接過愛康的客戶訂單。一次,某500強外資企業中國區的CEO要去慈濟北京的某家體檢中心做體檢,到該中心報自己的名字,卻找不到自己的預約信息,原因是接單的慈濟銷售與其同事沒有交接好。

    張黎剛想,如果愛康與慈濟有一個公司層面的戰略合作,也許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經緯中國的創始人張穎,時任美國中經合集團的副總裁,是愛康的投資人,他連同慈濟投資人、鼎暉的創始合伙人王霖,幫張黎剛和韓小紅約了見面。

    張黎剛到了慈濟當時位於潘家園的總部。去了之後,韓小紅沒有出面。慈濟的一位副總裁接待了他,也沒有叫他進辦公室,而是搬了兩條凳子,在走廊里跟他談了半個小時。

    韓小紅稱自己那段時間正患癌住院。2005年6月,韓曾被診斷為早期胃癌患者(后被治愈)。真是禍不單行,此前不久,韓父也被查出了癌症晚期。

    對於不知情的張黎剛而言,他覺得體檢公司根本不把互聯網平台當回事。也是這一次拜訪,讓他決定經營線下體檢機構,從而徹底解決落單問題。

    2006年10月,愛康宣布收購北京庇利積臣醫療中心(現在的愛康國賓日壇分院),該中心總部設在香港,裝修是北京四合院風格,中西結合,打動了正在尋找落地服務的張黎剛。

    就在愛康網成立的這一年,也就是2004年,上海一家已有4年歷史的體檢機構,面臨著命運的轉折。上海國賓醫療中心在本年完成了股權改制。

    藉此機會,湘財證券直接投資部總經理、鼎豐投資基金髮起人譚文清,和將樂百氏賣給法國達能集團後轉做投資的何伯權,進入了國賓醫療,何伯權為公司大股東。

    到了2007年,譚文清認識到,作為單一的體檢機構,客戶的黏性不夠。於是,他來北京拜訪了張黎剛,並把張介紹給了何伯權。

    在張穎和分眾傳媒創始人江南春(亦為愛康早期投資人)的撮合下,當年8月國賓醫療和愛康網宣布合併,雙方各佔50%股權。之後,譚文清退出管理層,成為東方富海的合伙人。張黎剛、何伯權分別擔任愛康國賓集團的董事長兼CEO、副董事長。

    合併后的愛康國賓,形成北京、上海、廣州三地的布局,擁有多家業務覆蓋全國的企業級大客戶,以及5家線下體檢機構。不久,它又在深圳收購了一家。「愛康國賓合併后,大家都開始加快全國性布局。」張黎剛回憶。

    實際上,在2004年國賓醫療的改制中,除了何伯權和譚文清,還有一小部分股權賣給了另一家剛剛成立的公司,即天億醫療(美年公司前身)。靠房地產賺到第一桶金的投資人俞熔,是後者的老闆。

    如果不是在愛康國賓合併前,俞熔就退出了國賓醫療,他和張黎剛的交集應該會提前好幾年,中國民營體檢行業的格局,也許會因此而改寫。

    「專註于做投資缺乏職業歸屬感。」俞熔說。他與張黎剛同生於1971年,1993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通信工程系,5年後成立天億投資,陸續與科技部和地方高新區發行多隻基金,投資範圍涵蓋科技、農業、環保、金融、醫療等。

    在朋友引路下,俞熔決定深入醫療實業領域。經過很多調研和嘗試后,他認為自己既然不是醫學科班出身,所做的商業模式「最好不要對專家過分依賴,要相對標準化、相對可複製」。在投資國賓的過程中,他發現體檢業正好符合這一設定。

    2006年8月,俞熔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體檢中心——上海美年小木橋路旗艦店。

     封面 | 民营体检三巨头15年商战史

    2006年之後,俞熔、張黎剛、韓小紅三人都已經進入到了體檢行業里,並逐漸顯現出攪動市場的能力。讓我們把目光放到2011年,這一年發生的兩件事,對行業格局的進一步變化,具有重要意義。

    2011年3月,慈銘體檢在創業板上市未果后,轉向了中小板。次年7月,慈銘體檢中小板上市申請過發審會。正以為馬上就能上市敲鐘,韓小紅又趕上了A股歷史上第八次、也是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IPO暫停。這次暫停長達一年半時間。

    終於等到2014年1月股市開閘,慈銘體檢再次申請、路演,沒想到路演結束后,又出了問題。證監會認為,其後台競價過高,被大公司買到了發行價的50倍。證監會曾建議韓小紅把慈銘體檢的後台競價降到20倍以下,就可以上市發行。但她沒有妥協。

    「你看香港那麼好上市,要不你去香港吧。」後來,證監會的一位領導對她直言。這句話讓韓小紅徹底放棄了讓慈銘體檢獨立IPO的念頭。

    韓小紅告訴《中國企業家》,在上市路徑上,慈銘從來沒有想過中國內地之外的選擇,因為這和她創業報國的初衷有所背離。在那5年裡,慈銘體檢每年都有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機會,但她一次都沒有動搖。

    更糟糕的是,慈銘準備上市的5年裡,受政策限制沒有進行新的融資,這在一定程度上耽誤了其發展和擴張,亦給了愛康後來居上的機會。

    財務數據顯示,截止到2012年底,慈銘體檢的主營業務收入約6.7億元,而愛康國賓截止到2013年3月31日的2012財年,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約1.3億美元,摺合人民幣9億多元。

    2013年4月,張黎剛從高盛集團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手中拿到了近1億美元的融資。此後,愛康國賓拿出近億元,在北京的CBD租下了6000多平米的辦公樓,創辦了一家面向高端客戶的旗艦店——愛康君安健療國際。

    除此之外,愛康國賓亦有大量的網點擴張。

    很長時間里,張黎剛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與慈銘的競爭上。但2011年,他終於注意到了美年的存在。

    這一年10月,美年大健康集團在上海宣布成立。該集團由美年健康產業有限公司(簡稱「美年產業」)和大健康科技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大健康科技」)合併而成,雙方股權佔比各50%。俞熔任集團董事長,原大健康科技董事長郭美玲任集團副董事長。

    郭美玲的經歷與俞熔頗為相似。只不過,後者先投資后創業,前者先創業后投資。

    1994年,郭美玲在老家山東青州從4000元開始創辦企業,從醫療膠片開始做起,進入醫療器械領域。2002年,郭美玲開始組建世紀長河集團,成立北京世紀長河科技有限公司和濰坊世紀長河經貿有限公司。隨後,郭美玲的投資覆蓋餐飲、保健品、口腔醫療等領域。2007年,郭美玲在瀋陽投資兩家大健康體檢中心,進入體檢行業。

    從雙方在全國的布局上看,美年產業側重長三角和南方一線城市,同時包括京津地區,有醫療中心20家;大健康科技重點業務在東三省,以瀋陽為中心,有近30家醫療中心。合併完成後,美年大健康集團的業務覆蓋了中國大陸30多個主要城市,年服務客戶超過300萬人次。

    「美年與大健康在地域上非常互補,合併形成全國性的網絡,對我們的投資決策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凱雷投資集團合伙人楊凌告訴《中國企業家》。2012年8月,美年大健康合併后的第一輪融資,由凱雷投資旗下的北京凱雷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入股上億元,獲13.5%股權。

    投資的同時,楊凌建議俞熔,美年大健康之後的商業模式由To B轉向To C,以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

    為進一步支持美年大健康的發展,2013年9月,凱雷投資集團再次聯合平安創投、凱輝中法基金,向美年大健康投資3億元。2014年9月,郭美玲掌舵的世紀長河集團,俞熔掌舵的天億投資,以及分享投資也參与進來,完成了對美年大健康的數千萬元C輪投資。

    合併后的美年大健康,在資本加持下加速了擴張的步伐。它在2012年新增體檢中心21家,2013年新增體檢中心23家,2014年新增體檢中心19家,並且陸續收購了深圳瑞格爾、北京綠生源、武漢一博、常熟漢慈、貴州康源、安徽博瑞康等小型體檢機構,迅速進入當地市場。

    到2014年底,在體檢機構數量上,美年大健康以94家成為行業第一,愛康國賓和慈銘分別以50家和42家位列第二和第三。

    但從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來看,愛康國賓則略勝美年大健康一籌。前者在2014財年(2014年4月1日~2015年3月31日)的營收約為2.9億美元,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的凈利潤為3630萬美元,分別高於後者2014年的營收(約14.3億元人民幣)和凈利潤(約1.5億元人民幣)。

     封面 | 民营体检三巨头15年商战史

    「體檢第一股」的爭奪戰是在2014年打響的,此時,我們的敘事已經鋪陳了十年。

    當年3月5日,愛康國賓和美年大健康均宣布了上市計劃。美國證監會對外披露,愛康國賓已正式提交IPO申請,擬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美年大健康也宣布,將於2015年在A股主板上市。

    2014年4月9日,愛康國賓如願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發行價14美元,共發行1100萬ADS,其中老股東減持340萬ADS,愛康國賓公司增發760萬ADS,公司實際融資1億美元,估值9億美元。

    美年大健康方面,直到2015年8月,才通過借殼江蘇三友(002044.SZ),完成了在深交所主板的上市。2016年1月,江蘇三友更名為美年健康(為避免歧義,以下均稱為美年大健康)。

    直接上市一波三折,韓小紅也在2014年作出了重要決定——通過間接的方式,併入上市公司。

    韓小紅向外界宣布這一決策后,來洽談併購的上市公司有六七家,包括保險公司、試劑診斷公司、醫院等。韓小紅認為,跟同行併購,協同性會更大。當時已經上市的愛康國賓也找過來了,但美年大健康沒來。

    韓小紅給俞熔打了一個越洋電話。彼時,俞熔剛去美國參加一個會議。得知慈銘尋求合併的消息后,他連夜坐飛機回國。在位於北京大屯路的慈銘奧亞大樓,韓小紅和俞熔見了一面。48小時內,雙方便敲定了合作意向。

    「在重大決策上,他會抓大放小。」韓小紅評價俞熔,並稱這也是她選擇美年大健康的一個重要因素。

    2014年10月底,美年大健康就與慈銘體檢、鷹潭健之康業等16名股東簽訂《關於慈銘健康體檢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約定美年大健康收購慈銘體檢100%股權,慈銘體檢總體估值36億元。未來3年內,這兩家公司將合併。

    根據美年大健康的計劃,收購慈銘后,美年大健康和慈銘體檢將分別成為上市公司的兩家子公司,擁有各自的董事會,在管理團隊、銷售、財務、人力等方面保持相互獨立。兩大品牌也將差異化發展:「美年大健康」在鞏固原有優勢區域的基礎上,將發展布局的重點放在三四線城市;「慈銘體檢」則聚焦于繼續鞏固提升北京等傳統區域的優勢。

    「美年歷史上最大、最成功的兩個戰略機遇,一是合併大健康,另一個是併購慈銘。」作為美年大健康的投資方,分享投資管理合伙人黃反之向《中國企業家》評論。

    張黎剛告訴記者,曾經有段時間,大健康科技是願意並給愛康國賓的,雙方談過此事。張本人還去大健康科技的體檢中心考察過。至於慈銘,他也和韓小紅談過。但愛康國賓董事會的決定都是,不去推動這兩項合併。

    「一些評論說,某些人的資本運作能力非常強。但我們看到的真實情況是,很多項目愛康國賓決定不做,有些集團就成為它們唯一的選擇了。」至於不做的原因,張黎剛表示不再評價,只稱「我們也做過很多併購,其實改造一家公司並不容易」。

    顯然,行業前三的另外兩大巨頭已經合併,愛康國賓也必須有更強大的同盟者。當時的行業現狀是,行業第四名的瑞慈(2016年10月在香港主板上市)和第五名的第一健康要獨立運營,再往後三名還有投資機會。

    在2015年~2017年裡,愛康國賓接連投資了行業排名第六、第七、第八的區域性連鎖體檢機構——新華卓越、普惠體檢和民眾體檢。這三家體檢中心共覆蓋23個城市,39家體檢中心,使得愛康國賓體檢中心的覆蓋範圍擴大至全國50個城市,約180家體檢中心。

    張黎剛透露,當時市場排名靠前的體檢機構,大家都在搶。「普惠體檢和民眾體檢基本上一開始就決定選我們,新華卓越經歷過一番糾結,最終也選了我們。」

    新華卓越的母公司是新華保險,後者曾參与慈銘的競購。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企業家》,本來新華保險合併慈銘的新聞發佈會就要召開了,但前一晚上被韓小紅臨時叫停。而後,慈銘選擇了美年大健康。競購失敗的新華保險,便選擇與愛康國賓站在了同一陣營。

    2017年7月,愛康國賓還與興業資管、中航信託等方成立了醫療投資基金,用於新建或收購現有體檢中心。這些體檢中心在運營至少兩年之後,將轉讓給愛康國賓。

    隨着這一輪站隊和洗牌,相比愛康國賓,美年大健康的趕超之勢更加明顯。

    2015(財)年,愛康國賓和美年大健康的收入分別達到3.71億美元(約25.60億元人民幣)、21.01億元,愛康國賓依然是行業收入冠軍,但二者差距已明顯縮小。到了2016年,美年大健康收入達到30.82億元,以近8000萬元的優勢取代愛康國賓成為民營體檢行業第一。

    2017(財)年,美年大健康對慈銘體檢的收購在10月完成並表,這也導致愛康國賓更加被動。這一年愛康國賓收入為5.64億美元(約38.91億元人民幣),美年大健康則高達62.82億元,穩坐行業老大位置。

    張黎剛並不服輸。他認為,愛康國賓的單店平均收入規模和人均創收依然都是要高於競爭對手的。拿2017年來說,愛康國賓和美年大健康的期末體檢機構數量分別為110家和400家,這意味着兩家企業的單店平均收入規模分別約為0.35億元和0.16億元。

    這與定位和布局有關。美年大健康的體檢中心很多分佈在三四線以下城市,但愛康國賓集中於一二線城市。「我不看好體檢業按照一二線的模式在四五線城市布局。」在《中國企業家》的採訪中,張黎剛旗幟鮮明。

    「不像拼多多這種平台公司,我們線下的醫療服務業在四五線城市做深度布局時,要做很大的基建工作。把100個體檢中心布到100個城市,相比布到10個城市,缺乏城市規模效應,管理難度大很多,運營效率低很多。而且,四五線城市哪有那麼多優秀的管理人才?有些體檢中心的合規性經不起考驗,也就不奇怪了。」張黎剛說。

    「只不過,這是個聽上去很美好的資本故事罷了。」

     封面 | 民营体检三巨头15年商战史

    如果把今天作為一個節點,愛康國賓和美年大健康當然呈現出兩種不同的結果,前者不僅退市了,大股東也發生了變化,而美年大健康則坐穩了行業第一的位置,市值超過400億元。

    導致這個結果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張黎剛和俞熔選擇了不同的上市地點。

    張選擇了美股,而俞則選擇了A股,儘管比起註冊制的美股,A股上市要難很多。

    2015年,即愛康國賓在美股上市的第二年,中概股行情不佳,而中國又計劃推出戰略新興板(2016年被叫停),超過30家中概股公司宣布了私有化計劃。愛康國賓是其中之一。

    當年8月,張黎剛及其附屬實體、方源資本組成的財團,對愛康國賓發起私有化要約,價格為每股ADS 17.8美元,對應市值為11.65億美元。

    兩個月後,美年大健康的殼公司江蘇三友宣布參与私有化競價,狙擊張黎剛8月底提出的私有化要約,提出初步要約價格為每股ADS 22美元,此後又兩次提價,將私有化報價提升至每股ADS 25美元。

    隨着美年大健康入局,兩家公司的矛盾徹底激化,在隨後的大半年時間里,雙方頻繁過招,甚至成就了一樁資本市場的經典案例。

    張黎剛告訴《中國企業家》,2015年下半年,在丁香園組織的一個閉門研討會上,俞熔和他同場,曾提出其「有沒有可能參与愛康國賓的私有化」。但張明確表示了拒絕。

    2015年12月,愛康國賓啟動「毒丸計劃」,以阻止江蘇三友的惡意收購,防止江蘇三友從二級市場收購或買入愛康國賓股份,同時引入雲鋒基金、中國人壽這些實力強大的夥伴作為後盾。

    所謂「毒丸計劃」,即股權攤薄反收購措施。當一家公司一旦遇到惡意收購,尤其是當收購方佔有的股份已經達到10%~20%時,公司為了保住自己的控股權,大量低價增發新股,可讓收購方手中的股票佔比下降,增大其收購成本。

    「當某個行業里只有一家公司來主導,甚至形成壟斷,讓消費者沒有選擇的時候,一定對消費者來說是一個悲劇。在很多行業中,都有2~3家公司在主導這個行業的良性發展。」張黎剛在一次媒體群訪中說道。

    俞熔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則表示,「第一,我尊重競爭對手。第二,我們任何階段做的任何決策,都是為了行業的發展和健康成長,不僅僅是為了企業。第三,預防醫學的市場空間還很大,我們希望未來有更多夥伴一起把它做大做好。」

    但顯然,張黎剛沒有把俞熔當作「夥伴」。當愛康國賓的私有化要約遭到狙擊之後,他不僅啟動了「毒丸計劃」,還曾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起訴美年大健康,並要求賠償所有損失合計人民幣5000萬元。

    2016年,針對美年大健康收購慈銘,愛康國賓先後兩次進行「反壟斷」舉報。

    愛康國賓在聲明中指出,美年大健康、慈銘體檢與愛康國賓為中國健康體檢市場中的前三大民營專業體檢機構,此次收購打破了目前中國民營體檢市場的競爭格局,導致市場主要競爭者由三家減少為兩家,對於相關市場的良性競爭造成了嚴重損害,並可能對下遊客戶及社會消費者在體檢服務供應商的選擇空間和議價能力方面造成不利限制和消極影響。

    美年大健康則發表聲明稱,據數據顯示,市場上的前三大機構(美年大健康、慈銘體檢、愛康國賓)的合併市場佔有率僅為2.6%。健康體檢是充分競爭的市場,全國有數千家公立醫院和其他專業機構參与市場競爭,並不存在所謂壟斷的事實依據。

    2017年上半年,商務部對美年大健康收購慈銘一案給出了最終判定:不構成壟斷,但違反了相關申報程序,對其處以30萬元罰款。

    2016年6月,愛康國賓公布,公司已收到雲鋒基金私有化要約建議信,雲鋒基金擬以每股20美元至25美元,收購愛康國賓發行在外的全部股份。當月,張黎剛和美年大健康也相繼宣布撤回私有化要約,中國人壽也退出戰局。

    至此,雲鋒基金成為了愛康國賓私有化的唯一競購方。但此後,愛康國賓的私有化進程又沉寂了兩年多。直到2019年1月,愛康國賓官宣私有化完成。

     封面 | 民营体检三巨头15年商战史

    阿里系終於以闖入者的角色,站到了民營體檢行業的核心圈。人們都很好奇,這家TMT巨頭將給這個行業帶來哪些改變。

    張黎剛告訴《中國企業家》,愛康國賓與阿里系本來就有很多方面的合作。比如,愛康國賓在天貓上開線上店。客戶通過阿里健康的入口,也能預約去愛康國賓線下門店接種疫苗。未來,愛康國賓與阿里健康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方面,也會有很多合作。

    「我並不認為阿里入局對體檢行業有太大的影響,因為阿里的醫療布局並非專註在體檢賽道上。當然,像阿里這樣的巨頭進入,對共同促進市場繁榮是好事。」黃反之說。

    至少從目前情況來看,阿里系並沒有站隊。俞熔與雲鋒基金早有了密切合作。

    2017年4月,俞熔從魚躍科技買下幸运快三投注22%股份,成為萬東醫療第二大股東,而魚躍和萬東背後的大佬吳光明為雲鋒基金LP。2017年12月,俞熔又與雲鋒基金、萬東、魚躍等醫療機構共同設立基金,收購了國際知名高端醫療設備跨國企業意大利百盛醫療,目標是在意大利建立一個世界級醫療技術中心。

    此外,俞熔在2017年3月成為湖畔大學第三屆學員。

    於是,一個可能性便產生了,愛康國賓與美年是否會因為阿里走到一起?對於這個猜想,黃反之也不好判斷。但他說:「每一次行業大併購背後,往往有背景強大的推手。如果有阿里從中推動和撮合,二者合併成功的可能性會更高一些。」

    從2004年算起,中國民營體檢行業已經走過15年,到目前為止,格局已經基本確定,坐在主牌桌上的所剩無幾。的的確確已經有很多人從江湖中淡去。

    例如韓小紅,在合併案前後,韓小紅、胡波夫婦圍繞健康管理,又創立了多個項目:慈銘博鰲國際醫院、O2O健康管理服務平台「記健康」、連鎖診所品牌「韓博士」等。在近期的公開活動中,韓小紅均以韓博士醫療集團董事長的身份出現。

    美年大健康副董事長郭美玲,另一個身份是越野賽車手。美年和大健康合併的前一年,郭就開始從事賽車訓練。2011年至2013年間,她連續三年參加環塔拉力賽,並於2012年度環塔拉力賽中,獲得了ATV摩托車組總亞軍、女子組冠軍。

    張黎剛也會轉身嗎?

    2016年6月,張黎剛曾在愛康國賓私有化進程中發佈公開信,稱為了公司的長期利益,如果愛康國賓股東層面和管理層面的完全退出,將有助於知名且友好的投資者對於愛康的收購,自己願意在收購完成時離開。

    但到了2019年5月,坐在記者對面的張黎剛,篤定地說自己不會離場:「沒有管理團隊參与的私有化一定不會成功的。我依然是這家公司的董事長和CEO。在愛康披露的私有化方案中,也能看到我進一步遞增公司的持股比例。」

    記者問張黎剛,過去15年裡是否有遺憾,他說,「人生沒有如果,過去就過去了。經歷了很多事情,會讓我們面對未來更從容,更有準備。有句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始終贊同。」

    
    
    熱搜幸运快三官网

    責任編輯: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精彩推薦

    首批2家公司獲科創板IPO註冊 相關配套政策也基本出齊

    06-15 08:28

    李克強:要做好改造老舊小區、發展社區服務這篇大文章

    06-15 08:00

    近4000億「葯神家族」浮出水面 上市首日暴漲37%

    06-15 08:28

    關稅大棒落下 600多家企業急了!聯名致信美國政府:別打了!

    06-16 07:12

    證監會詳解九項對外開放舉措 紮實推進措施落實落地

    06-15 03:21

    起底金融欺詐客群畫像:黑中介群主要集中在廣州北京

    06-16 08:47

    券業大佬也"奔私"了!他當了13年券商董事長

    06-15 08:27

    5月消費回歸平穩 經濟「壓艙石」分量足

    06-15 08:00

    七部委聯合發文促綠色製冷 鼓勵企業互查能效虛標

    06-14 17:46

    世茂房地產兇猛54天:豪擲200億當接盤俠 多項目涉債務糾紛

    06-14 08:51

    熱門評論

    
    幸运快三官网 分享
    返回首页